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芭卡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通天仙路 圣墟 一念永恒

第一章 翠衣翩然

        天光朗朗,将南疆幽谷的明朗翠色唤醒,半山间弥漫起淡淡的山岚雾气。南疆终年不变的温暖湿润让谷内的一切生灵都显得盎然如旧,卧在幽谷深处的古老宫阁显露出*肃穆的黯淡色调,一砖一瓦之间凝着千年岁月留下的苍凉与宁和。

      晨光照亮宫门前“神农宫”三字,一个怒吼声在宫内平地炸起,随即接二连三的怒声响了起来。

      “谁!谁把我的梦甜香给偷走啦?我花了这么长时间才炼成的,至少给我留几根也好啊!”一个粗狂男子的声音变得有些哽咽。

      “我的衣服!这红红黄黄的,还叫人怎么穿啊?”女子掩面而出,身上的青翠衣衫多出了大片大片鲜艳的红黄。

      接连“砰砰砰”撞门声,又有人在房子里一边撞门一边怒吼:“谁用‘蛊结’把门给封上了?快开门!”

      宫中弟子的抱怨声此起彼伏,逐渐连成一片鼎沸之声。

      宫门口那棵高树的明亮碧意渐渐从浓郁墨绿中苏醒,层层叠叠树叶化成绿海中露出一张四处张望的少女脸庞,面容明艳如烂漫山花,皮肤白皙同晶莹白雪,眼眸明亮似璀璨天星,嘴角总有一种似有似无的狡黠笑意。

      她正满心愉悦地听着宫中此起彼伏的话,暗想现在是前去噬魂台最好的时机。

      忽而有人声中飘来一句:“必是阿罗闹得!走,大家一起去神农殿找掌门要!”

      武英罗看着那一众人浩浩荡荡地离开,吐了吐舌头:“哎呀,这回又要被数落了,嘿嘿,不过只要我炼成了‘相思蛊’,想来他也不会生什么气。”

      相思蛊,传说的奇蛊,是情蛊的一种,却和一般的情蛊不同。情蛊为双蛊共活,相思蛊为单蛊孤存,书册典籍对此只有寥寥数笔,说相思蛊具有比情蛊更为神奇的力量。

      武英罗轻轻一笑,伸手握住青藤一跳,一身青竹翠衣翩然,束住万千发丝的银藤发箍轻闪寒光。双足轻巧点地,她慢慢从门口探出半个脑袋,狡黠的眼睛左右扫视一圈,见宫内无人,拔腿向后山的噬魂台跑去。

      噬魂台是神农宫的禁地,是饲养最危险的毒兽、毒蛊的地方,平日里根本无准许一般弟子靠近,只有持有云海八令的弟子方能进入。

      武英罗站在噬魂台的巨大石门前,看着那扇石门发愣。石门上被人施展了蛊结”,蛊结是蛊术的一种,催动大量蛊虫附着器物之上,分泌出粘液结丝成网,丝网坚韧难断,粘液暗藏毒素,蛊结之效有如坚固之锁,却比锁更为安全。

      而武英罗面前的蛊结,形同数张蛛网重叠,色泽有如七色霓虹,看似十分美丽,但过于艳丽的色彩也说明了它的危险。她伸出手在门前沿着蛊丝纹路比划一阵,惊愕道:“这是……万千蛊结变?唉,之前明明还没有的,肯定是诸位师伯布下的,唉,为了不让我进去可真是煞费苦心。”

      武英罗解了半天也没能解开,反而差点让万千蛊结变的毒汁溅到自己身上。不得已,只能悻悻而归,她一边走着,一边愁眉不展地嘟囔着:“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炼成相思蛊。”

      “你刚刚过了豆蔻的年纪,自身情蛊尚未炼成,又何必一步登天?”一个低沉男声在武英罗身后响起。

      她吓了一跳,飞快转身,看到那个人倒吸了一口气。

      是神农宫内人人敬重的大师兄,名为厉剑昂,年纪上足足大了她将近一轮。他人长得高大英挺,五官深邃有如刀刻,通身气质英武不凡,只是那一双白茫茫的眼瞳和脸上三道如“川”字的伤疤让他整个人显得有些可怖。厉剑昂的修为极高,放眼整座神农宫都难以找到和他匹敌的对手,而性格是沉默寡言的闷葫芦类型,是武英罗最难应对的那种,不过也要分时候。坦坦荡荡的时候,可以找到这位大师兄占点酒水的便宜,可是一旦她犯了点错事的时候,这位大师兄总是会及时地出现,用他磨死人的执着逼得她缴械投降。

      武英罗强撑着笑脸:“大、大师兄,你云游回来了?”

      “是,刚刚回来就听到你做的几件大事,便来这里寻你,果不其然。”厉剑昂望着她,淡淡地说,“阿罗,你若真想进入噬魂台,不然好好潜心修炼,待到拿到云海八令中的随便一令,就可自如出入,何必要像现在一样闹得人仰马翻呢?”

      武英罗耷拉着脑袋,小声说:“这不是因为我功力不够么,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别妄自菲薄,好好努力。”厉剑昂说着,如烟云缭绕的眼瞳深深地看着她,“好了,现在随我去神农殿找我师父承认错误。”

      “啊!去找掌门?”武英罗立即跳到一旁,央求看着厉剑昂,“师兄,师兄你就行行好,估计掌门正在气头上,你让我现在去不太好吧,不如,先缓一缓?这样,我请你喝杯酒?”

      厉剑昂听到“酒”的时候明显动摇了一下,但即可恢复了往日的淡漠:“做了就要承担,快随我去神农殿。”

      武英罗暗暗咬牙,贿赂都不行了,这这不是逼着自己偷溜么?别的方面她可能比不过这位大师兄,但论及身法而言,全天下都没有几个人能胜得了她,毕竟家传身法“星舞流光”不是一个虚名儿。

      她见机踏步而出,腰上忽然感到一股力道拉住了自己。她低头一看,不知何时自己腰上已微白的蛊丝缠住,蛊丝的那一顿就在厉剑昂手里。

      武英罗老老实实地跟在厉剑昂一同去神农殿,受了掌门莫问的一顿训斥:“阿罗,身为神农宫弟子,你也时时刻刻注意神农宫弟子的身份,你先去百草谷领罚吧,再想一想,你当初就如何拜入神农宫的?”,

      之后,她又一次被罚在百草谷里种植药草。等到她再从百草谷里出来后已经是七天后,武英罗变得安静了许多,不再一心往噬魂台跑,而是长时间坐在宫檐处沉思。

      几天的平静日子令宫中弟子颇为惊讶,看到坐在飞檐处沉思的武英罗,人人皆面带欣慰笑容,说是阿罗总算是开窍了,更有甚者痛哭流涕地从掌门的教导有方一直感谢到地皇神农的无尽恩泽。

      这话让当事人听到,难免有点不大高兴。

      教导有方就罢了,感谢地皇神农的恩泽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她遵循宫规有这样稀罕么?武英罗看着宫里人人谢天谢地的模样,撇了撇嘴,认为他们实在是太大惊小怪了,一点都没有修仙的样子。

      武英罗在努力地思考,很认真地思考,思考着本不应该十五岁少女考虑的问题,就是莫问的提问,她究竟是怎么拜入神农宫这个名门大派来的?

      凭借自身实力拜入神农宫?这种冠冕堂皇的话也就骗骗外人,当初拜入神农宫的时候不过十二三岁,一个懵懂少女能有什么实力?除非那些师伯是将脸蛋儿也归入考察的范围内,这倒是可以很好地解释清楚,毕竟她得了她娘亲的三分美貌、三分神韵。若是谁有了曾经名动天下的绝色丽姬的半分容颜,足以令其难掩其光彩。

      武英罗喜滋滋地摸了摸脸皮,转念又一想,不对不对,小妹阿璇的外貌不亚于自己,怎么她就不拜入神农宫呢?看来不是因为脸蛋儿的事,那是因为什么?是为了老爹私自占据地盘儿星河谷?星河谷位于南疆之北,距离神农宫的地界不过数里之遥,那里的地势险峻异常,气候温暖宜人,谷中更蕴有远古灵力致使凌空飞行之术在其内全部失效。这些条件致使星河谷中药草密布,毒蛊纵行,烟瘴缭绕,路途难行,是一个一等一的险境,也是一等一的福地。

      同理,为什么不让阿璇拜入神农宫呢?武英罗苦思半日也没有得出一个结论,倒是肚子及时地提醒自己要吃饭了。她站起身来揉了揉肚子,下方一片异口同声的惊呼:“阿罗!小心点,这种高度对你而言还是很危险的!”

      武英罗看了看下面如水沸腾的景象,脸上的肌肉抽了一抽,这已经不是关心了,是明目张胆地瞧不起人了。活动一下身体,先屋檐上来几个灵巧的跳跃,然后再来几个难度高一点的动作。每次落在瓦片上时,总会惹到下面一阵接着一阵如浪潮的惊呼。虽然知道他们不是为了她的动作而喝彩,但是也能满足奇怪的虚荣心。

      正跳得高兴着呢,踏着的瓦片一滑,重心失去了控制,武英罗跌坐在宫檐上,整个身体直接沿着宫檐的弧度就向下滑。

      整个滑行规矩如行云流水,带动着顶上的青瓦也纷纷坠下。

      叮呤咣啷,噼里啪啦,还有一众师兄师姐躲闪时发出的哎呀哎呀。

      她就是如此优美地从宫檐上飞了出去,听着下面的惊呼,感受清风吹拂自己的脸庞。在飞出宫檐的那一瞬间,她还在想着究竟该以怎样的姿势来落地?来个西子浣纱式?或是尝试一下贵妃醉酒形?嗯,好像貂蝉拜月款也不错。

      还没决定好怎样落地,下坠的速度忽然停住,身下感受到一股牢牢抱住的力道和微微灼烫的体温。

      “阿罗,在宫檐上又蹦又跳,飞出去也不老实,在空中歪七扭八的,也不知道你想要做些什么。”淡漠的嗓音传入耳中,她感觉到似乎一股凝着冷意的冻水浇下,全身上下立即起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

      “厉……厉师兄?”舌头不由得打起结来,他盯着那双十分熟悉的脸,尽量捋直自己的舌头。

      “阿罗,你的问题想明白了么?”他眼中的那片白茫混沌似乎能吸走她的眸光。

      武英罗眨了眨眼睛,故作天真烂漫状:“是的,我已经想明白了,所以……厉师兄,你能不能放我下来?”她故意作扭捏模样,含羞地看了一眼周围的师兄师姐,“这么多人看着……而且,我和师兄之间还有男女大防,师兄一直这么抱着我,是不是不太合适?”

      厉剑昂若有所思地看着武英罗,她暗暗咬牙,梗着脖子回瞪着他,心想此时此刻怎么能退缩呢?你看我也看,看就看,随便看,看了也不会少块肉!

      那双眼瞳中的白雾浓了一浓:“阿罗,虽然你的行为说明你很害羞,但是你的脸色一如既往,连一丝害羞的赧红都看不到。”

      “可能,是我表现得不明显吧?”武英罗心中一惊,连忙用手半掩般捂住自己的脸,装出一副很热的模样,“厉师兄,你放手吧。”

      厉剑昂继续盯着她:“阿罗,我也想放开你,只是怕一松手你,你就踏着‘星舞流光’逃掉了。”

      星舞流光是她家传的绝世身法,施展时身形虚化,唯有流光回转,恍如漆黑夜幕之中划过的璀璨飞星。武英罗的心事被他一语道破,只能微笑示弱:“怎么会呢?我现在在师兄手里,跑又能跑到哪里去?”

      厉剑昂抱着武英罗纵身一跃,垂下的些许漆黑发丝轻撩到她的面颊,惹得武英罗总是打喷嚏:“师、师兄--你,阿嚏!”

      抱住的臂弯又紧了紧,厉剑昂道:“可是冷了?这样会好一点么?”

      武英罗的脸都贴在厉剑昂的胸膛上,能清楚感受到粗糙的麻布旧衫磨蹭着自己的脸,浓厚炽热的雄性气息微刺鼻腔,武英罗这时候才真真正正觉得两颊如火烧,喃喃道:“师、师兄,你带我去哪儿?”

      “去你家,星河谷。”

      “不是吧,请家长?”武英罗傻了眼。

    请记住本站首发域名:www.baka.cc 芭卡免费小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aka.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