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芭卡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通天仙路 圣墟 一念永恒

第一章 初次见面

        “零五一五”,一位身穿深蓝色制服,头戴蓝色警帽虎背熊腰的狱警推开会见室锈迹斑驳的铁门,大声喊道:“进来。”警帽前镶着的警徽被斜射进的光闪得一烁一烁的。

      随后,铁门外传来手铐、脚镣与地板摩擦作响的声音,那人脚步一挪一挪的停在了狱警身旁。

      “坐下,好好配合工作,或许能少吃几年牢饭。”在深蓝色警裤修饰而显得修长的狱警的映衬下,这位“零零一五”是那么的矮小瘦弱。

      “请坐,我是市电视台的记者!”

      如此这般我的工作开始了......

      “应上级领导的工作指示,我台有幸的被领导点名,并对我台下半年的工作做出了战略性指示,下达了重要的工作任务”,高胖大领导深情并茂、指手画脚的长篇大论一番,“小琳同志啊,你是台里的新人,刚刚进入我台接触实地记者的工作就遇到如此具有大好前景的工作机遇,我作为台长实在是替你高兴啊!”高大胖象征性的点点头,示意让我来说说几句并暗示我接下这担子活。

      高大胖,是市电视台的台长,之所以被众人称之为大胖,无非是那最近发福的肚腩和挂满赘肉的大饼脸的干系,尽管我们这么称呼他,但他却像会错意似的笑着脸点点头。他是台里的“一把手”不仅有一张良好的“上层关系网”,而且有着“翻手为风覆手为雨”的好本领,他的另一重身份是领导女婿。

      “高台长,我是刚刚转职到贵台的新职员,对工作方面了解并不是很深入,对媒体主流思想灌输也不够透彻,我认为这次下达的任务还是给台里老手们发挥才是妥当的,您说呢?”说完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尽力在嘴角挤出一条微笑的弧线。

      高大胖先是一怔,然后像是早已料到或是习惯下属的推辞一样,贪婪的伸出肥硕的手提起身前会桌上的保温壶饮了几口,发出水流经咽喉的“咕噜”声,便张口说:“小琳同志啊,我正是考虑到你初来乍到更需要学习的机会的嘛,也是能开扩开扩视野的哩,这种既能为台做贡献,又能提高技术能力水平的大好机会,放在以前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呢。”

      围坐在桌旁的老员工们齐喊:“是啊,台长真是有长远发展眼光啊。”

      “可是台长......”

      这时,台长先是把双眼在刹那间瞪我瞪得溜圆,放下手中的保温壶,用两根患有“灰指甲”手指指甲重重的敲了敲桌子边缘,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这是他表示不满的习惯性动作,多次使混乱不堪的场面恢复平静,效果也是屡试不爽的。

      于是就说:“你这新来的丫头,就是得多学习点规矩,不懂得点规矩是很麻烦的,真是的,现在的孩子就是这么不像话”,话音未落,他指了指挂在粗短脖子上的工作牌,“好了,会议到此结束,有关人员准备准备就可以开工了!”

      此时响起了早前就已形成习惯的阿谀奉承的掌声。

      事情的最后,果然我被扔进工作中最为繁重的调查组,担任实地采访的小记者。而当我被告知我的具体工作为在监狱听犯人讲故事并将其口述录制下来时,心情犹如坠入万丈深渊,久久不能平静,导致我对记者这个职业产生了厌恶和反感的情绪,但又考虑到月底的房租而迫不得已的接受了。

      正值三伏天的炎炎夏日,正所谓“小暑不见日头,大暑晒开石头”,在室内就能感受到酷暑中金灿灿的太阳火辣辣的光射在大理石而散发出来燥热的气息,要不是这工作原因我是打狗都不出门的。

      在弥漫着滚烫热浪的沥青路上行走着,不时扑鼻而来的是烧焦了的塑料的刺激性气味,促使我只能左手捂着鼻子,右手扶着背包大步前进,在一路口处拦下一辆正在疾驰的计程车。

      “到城郊的男子监狱。”

      在我向监狱长出示了工作证等相关文件资料之后,同意了我与那位犯人见面。

      “见面?可我是要进行长时间的采访工作的?”

      “是的,因为今天他们是要进行社会主义思想改造课程的,所以今天只能见面,几天后才能接受正式采访,这是需要流程的,请谅解!”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只能点头接受了,然后鞠了个躬表示理解与感谢。之后狱长吩咐名狱警引我去监狱会见专设的会见室等候。

      在经过一间教室时,我无意中望见群人中比较突出的一位,但说不清是什么原因。

      说是一间教室,那也只不过是不到十五平米的低矮房间,室内放置几张桌几张椅和一位“老师”而已,房间的最外层自然是围着寒光闪闪、横七竖八的铁栅栏,生怕哪个身材瘦小的能钻过去似的。

      之后我被引进了在走廊最深处的会见室,等候着我即将采访的犯人,于是正如开篇记叙的那样。

      “您好,请坐,我是市电视台记者,来打扰您的生活真是非常抱歉呢,以后我还会长时间对你采访和录制口述,希望您能积极配合,祝我们合作愉快!”话音刚止为了在工作上能达成较好的合作共识,我多次使用敬语,也不惜牺牲我的手,伸长准备握那可能沾了人血的犯人的手。

      可奇怪的是眼前的犯人并没有同我握手,只是聚精会神地凝视着我伸长的手,他那布满红丝的双眼炯炯有神,但他盯着我直打量不免让我心里发毛。忽然,他猛地抬起头,惊得我打了个寒颤。

      “请问......那个......在干嘛呢?我身上有什么吗?”我不带好气的问道。

      “别用敬语,如果要与我达成共识的话。哦,刚刚不是在看,是在观察!”说完与我对视,巴眨着眼睛沉静的回答。

      我目光转移,投射到站立在门旁的狱警,他只是提起双臂耸了耸肩。

      “看到与观察不是一样的吗?若如你所说,能举出例子来说明一下吗?”我顺着他的话意,紧靠这个话题趁机了解眼前这阴阳怪气的犯人。

      “那这可多了去了,嗯......就拿你做个例子吧?”他伸出藏在腋下的手,弹出食指指向了我,手铐拖着他的另一只手而举高起来。

      “我?那你倒是说说看咯,观察我什么了。”我笑了笑,身子仰靠在椅背上。

      “小姐,准确的说是我观察到了,亏你前些日子还是个作家,措辞能力意外的差劲呢!”

      “什么?作家?你是怎么......”我几乎叫出声来,坐直了身子,“你是怎么会......”

      “哈,这个简单,你眼里和我一样布满红丝,有较轻微的熊猫眼,还有你胸前挂着的崭新的记者工作牌,是个成年人都能猜想到之前你是个作家而因为某种原因而转职当记者。”话音刚落,他斜躺在大长桌上,双手托着下巴,冲我一个劲的微笑。

      “可这也不能确定我就是作家吧?或许是记者工作而熬夜所致的呢?”我对眼前的男人产生了好奇心理,使我这么一问。

      “说实话这些确实不能让我确定你之前从事作家工作,但当我看到你伸出的右手中指第一个关节和食指间有明显的凹陷痕迹,和因赶稿而不得不长时间坐在电脑桌前打字而落下的颈椎病时就证实了我的猜想。温馨提示,最好矫正你的坐姿或去看看医生,若因在年轻的时候患上姿态病,是找不到对象的。”他的双眼笑得眯成一条线,浓密的双眉弯曲成八字,略带调皮的下巴指向了我,咯咯直笑起来。

      “真是感激不尽,那你是从哪得知我仍为单身呢?”我提高音调反问他。

      “因为在你的脸部没有这个年龄多余的皱纹,年纪轻轻,身材瘦小,而且在当你伸手时,我瞥见你短薄暴露的衬衫下的肚皮没有妊娠斑,更重要的是你左手无名指上没有戒指也没有戒指留下的痕迹!唉,说出推理过程就不显得多么高深,变得理所应当,平淡无味了,只说出结果才是令人难忘的呢....”

      “妙啊,真是有趣的推理呢。”我强颜欢笑,双手下意识的拉扯衣服,极力遮掩暴露出的部位。

      “你是要走了吧?是去参加派对之类的活动吗?”

      在我起身准备离开,收拾背包之时,被他唐突的一问给愣住了。

      “不必惊讶,我是发觉你背包鼓鼓的,你提起时的姿态却很轻松就认为里面装的是礼服之类,在你起身之时听见了高跟鞋特有的“咚咚”声更加证明了我的猜测,毕竟你不会傻到把高跟鞋也装到背包里去戳破衣服使自己在聚会上出丑。”

      我苦笑着,向狱警挥手示意交谈结束,于是他被领回到那个“笼子”里。

      我今天的收获就是,真真实实地感受到,被人看穿一切的尴尬与不适,这是我之前从事工作多年从未体验过的感受。

    请记住本站首发域名:www.baka.cc 芭卡免费小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aka.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