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小说排行榜 小说分类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都市言情 军事历史 科幻灵异 最近更新 完结小说
88读书网 > 其他 > 前妻难追周少请自重江年周亦白 > 第343章

前妻难追周少请自重江年周亦白 第343章

作者:榴芒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8-08 08:56:23 来源:文学馆
      记住永久地址:88读书网,www.baka.cc,永远不迷路!

几天之后,周亦白请的脑外科医生给顾子雯重新做了检查,确定顾子雯脑中的淤血不会扩散,只需要保守治疗,不需要进行手术。

听到这个消息,顾北跟林筱雪终于展开了这几天的第一个笑容,宽慰无比。

顾北这两天的头上都生出了不新的少白发,林筱雪保养得宜的眼角也隐约生出了一条细纹。

陆卿年每天都会去医院,有时候是去看顾子雯,有时候则是避开耳目去看心理医生。

经过几次的测试,心理医生十分明确地告诉陆卿年,他是被催眠了。

至于这种催眠,又被称为锁催眠,也就是说,想要他完全恢复记忆,必须知道他催眠她的那人在他的耳边下了一个怎样的解锁语。

只有触发到了这个解锁语,陆卿年的记忆才会彻底恢复。

周亦白听到,拍了拍坐在沙发上的陆卿年的肩膀,"没关系的卿年,那些事情既然你都知道是真的。恢不恢复也不打紧,不用介意。"

陆卿年点点头,可心里总有个声音似乎是在提醒他,他应该要把记忆找回来,还有什么事情,是他所不知道的。

"医生,不好意思,我能借你这个地方跟我儿子说两句话吗?"周亦白对心理医生道。

心理医生点点头,将东西收拾好之后离开。

周亦白坐到陆卿年身边,开口道,"我这两天调查了下雯雯当天的事情,还有那个当场去世的肇事者,表面上看不出什么问题,但是就在昨天,他家人的账户上突然多出了一百万的存款。"

"打入这笔账单的人跟夏忆安有关吧?"陆卿年毫不意外地问道。

"是肖辰远经纪人的一位同学。"

"还真是够曲折的。"陆卿年冷笑。

"但是光有这点证据,没办法判定为蓄意杀人,间隔太广,而且雯雯当时自己也喝了酒,也没办法追究太深,我告诉你这件事,也就是想说明,夏忆安直到现在为止都还在跟肖辰远有牵扯,并且,很有可能她一直都有不单纯的目的。"周亦白道。

是啊,怀着孩子说是给陆卿年的惊喜,孩子没了之后那痛苦的样子更不像是骗人,就算是说她跟肖辰远故意来玩仙人跳都有可能。

只是陆卿年不想把一个曾经爱过的女人想的这么坏。

"肖辰远很有可能是冲着华远集团来的。"陆卿年说着,将手机上面让人调查的信息递给周亦白看。

屏幕上,说的是肖辰远的家中成员以及各个关系。

肖辰远,二十五岁。肖家小儿子,与自己大哥并非同母所生,生母不详,对外一直宣称是老来得子。

他的大哥肖城宇比他大了足足十二岁,早早地就把控了肖氏集团。

在二十岁那年肖辰远以玩票性质进入了娱乐圈,得到了老父亲的不少支持,如今也算是一线演员。

周亦白看完之后也有同样的感觉,"他是想要华远集团?这步棋可真够大的。"

陆卿年讽刺地笑了笑,可不是么,真觉得有了一个孩子,未来就有可能得到华远集团?

就算真能得到,那也是二十多年后的事情,这说明,这个肖辰远,心机够深,也够沉得住气。

"现在不光光是揭穿夏忆安,还得把后面的肖辰远揪出来。"陆卿年沉声道。

"你已经想好怎么做了?"

"心里有了大致的计划而已。"陆卿年道,"既然他已经盯住了华远集团,轻易就不可能放手,肯定会从夏忆安那里使劲。既然这样,那我们不如将计就计,等他自以为计划成功之后再一网打尽。"

顾子雯是在半夜醒来的,虽然只有短短几秒钟,甚至意识都还不全,但是这无疑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医生来检查之后也都说,病人这是因为体力不支所以暂时的昏睡,大概十几个小时之后就会苏醒过来,现在已经可以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特护VIP病房。

第二天下午,顾子雯果然睁开了眼睛。

"雯雯,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痛,头还疼不疼?"林筱雪眼尖地瞥见,立即激动地扑了上去,想要去拥抱顾子雯却又担心会弄疼她,只能束手束脚地将手空在半空。

顾北则是去叫医生过来做复查。

顾子雯眨眨眼,摇头。

林筱雪控制不住地哭出声,可又因为实在高兴,捂着嘴笑,这模样,看的一旁的江年等人无比心酸。

经过检查之后,医生确定了顾子雯脑中的淤血已经散开,不会有什么后遗症,至于她的腿,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去计较这么多。

这段时间,华文跟沈听南一家还有李何东一家也没少往这里跑。

得知顾子雯要苏醒的消息,大家都赶了过来,病房里面围了满满地一群人。

顾子雯觉得背靠得有些麻,想要坐起身来,却发现自己的双腿有些不听使唤。

想动腿,却发现那双腿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样,纹丝不动。

顾子雯一下子慌了,激动地道,"妈,我的腿怎么了?它怎么不会动了?医生不是说不会有后遗症的吗,怎么它不动呢?妈你快让医生过来看看啊。"

林筱雪抱住她,想要安慰些什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眼眶里面的眼泪往外哗哗地流下。

"爸。你帮我叫医生,快叫医生啊。"顾子雯还在那喊。

顾北沉痛地背过身去。

江年也是难受极了,语调艰涩地道,"雯雯,你的腿因为车祸的缘故受了伤,你放心,只要你好起来之后好好的做复建,一定会好起来的。"

"江阿姨,我的腿,你看我的腿,它根本就不会动,我这样打它它也不会疼,怎么办,怎么办,我是不是废掉了?我成了一个废物是不是?"顾子雯一边说着一边捶打自己的腿,而后被林筱雪死死地抱住。

"雯雯,别乱动,你的腿现在还没好,你这样打会坏的。"

"它已经坏掉了,还能再更坏吗?妈,撞我的那个人呢?我要他死,要他死!"顾子雯大喊道。

"雯雯,雯雯,你别太激动,你刚刚醒过来,你需要休息,你这样激动对伤势的恢复会有影响的。"林筱雪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女儿。

"雯雯,那个人已经死了,刚送到医院没抢救过来,这个就是个意外,你别太难过了。"

顾子雯一听,大喊道,"那我为什么活着,为什么要让我像这样活着!我这样活着我还不如就这么死了!"

"够了,顾子雯!你这样说,你对的起你妈妈,对的起我吗!你姐姐已经那样了,如果你再出点什么事,你准备让我跟你妈妈怎么办!"顾北忍无可忍,冲着顾子雯喊道。

顾子雯愣了一瞬,崩溃地哭了出来。

很快,医生赶了过来,给她注射了镇定剂,没多久,顾子问终于安睡了过去。

陆卿年等人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站在门口已经不知道看了多久的夏忆安。

"卿年,我听说雯雯醒过来了,所以过来看看,她现在情况怎么样?"夏忆安急切地道,眼神有些慌张。不住地往里面张望着。

陆卿年没有说话,侧过身走了出去。

倒是江年拉住了她,将她带到一边,跟她说了雯雯现在的情况。

夏忆安试探性地问道,"她醒来之后,都说了什么?"

江年没多想,"她就是没办法接受自己双腿没有办法动的现实,一时间情绪有些激动,等过几天她适应了之后应该就会好了。"

夏忆安闻言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生怕被江年发现,夏忆安补充道,"我的意思是说,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其他的现在都不重要了。"

江年点点头,"是啊,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对了,果果,是这样的。因为之前雯雯没有醒过来,我担心你顾叔叔他们因为担心雯雯,听说你们订婚的事情可能会难受,所以我就让卿年暂时把婚事延迟了,这个事情怪我,你别跟卿年闹别扭。"

听到这样的解释,夏忆安更是心头一松,乖巧地摇摇头,"阿姨,我怎么会跟卿年闹呢,反正我们还年轻嘛,晚一点时间也没有关系的。"

江年欣慰你道,"果果真是懂事,你最近工作应该忙不忙,这么着急赶过来看雯雯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的,雯雯也是我的妹妹嘛,她出了事我这心里也担心,根本没办法好好工作,好在最近的工作我都已经推了,影响不了什么的。"夏忆安道。

两人在一旁聊得投机,一边的陆卿年跟周亦白互相使了个眼神,没多说什么。

夏忆安跟江年聊完之后又呆了一会,见顾子雯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腿上并没有时间去说出秘密,悬在嗓子眼的心慢慢收回了一半,却不敢掉以轻心。

"果果。"

陆卿年突然叫道。

夏忆安回头,冲着陆卿年笑道,"卿年,你叫我。"

"把手机借我一下,我打个电话。"陆卿年道。

"哦哦,好的。"夏忆安没多想。将手机递给陆卿年,站在一旁,看着陆卿年拨了个电话出去,原来是吩咐公司的人送文件过来。

打完之后陆卿年很快便将手机递还给了夏忆安,顺便道,"医院里面细菌太多,你还是先回去吧,顾子雯这里有人照顾,你不用特意赶过来,她这个时候一定也不想看见你。"

夏忆安闻言。点点头,觉得陆卿年说的有道理。

顾子雯这一时半会应该想不起来那件事,万一自己出现在她面前,反而是在提醒她,更何况,她这会也要回去另外想办法了。

夏忆安没让陆卿年送,自己离开了。

病房隔间里面,这几天早已经被陆卿年安排成一间小型的办公室。

这会,他的桌上放着一台仪器,旁边是一台电脑。

周亦白在旁边看着陆卿年摆弄着,不确定地道,"真的不会被她发现吗?"

陆卿年将一枚小小的探测器放到了夏忆安的手机里就夹在手机跟手机壳的中间,一旦夏忆安将手机壳拿下就会被发现。

陆卿年道,"应该不会,她的手机壳是我送她的,已经有很久没有换过了。"

就如同夏忆安了解陆卿年,陆卿年又如何不了解夏忆安。

很快,仪器有了回应,显示的是夏忆安的通话讯号,说明她正在打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夏忆安跟电话那人的对话清晰地传了出来。

"顾子雯醒来了,怎么办?"夏忆安急切地道,"她虽然现在没有说,可是等到她反应过来,肯定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给周家人听的,一旦卿年知道了那件事他就会产生怀疑,很快就会查到我身上的。"

夏忆安一口气说了很多,语速快得惊人。

随后,对方懒懒散散地开口道。"没想到顾子雯的命还真是硬,竟然只断了一双腿。"

"我现在不是让你做评价的,你就告诉我要怎么办!现在还能怎么办!难道你打算眼睁睁让我等着顾子雯想起来然后在所有人面前曝光这件事吗?"

肖辰远笑的格外慵懒,"宝贝儿,你从前不是那么胆小怕事的人啊,怎么现在变得那么胆小,当初怀着我的孩子都敢告诉陆卿年是他的种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慌?"

"肖辰远!你现在非要跟我翻旧账吗!我告诉你,要是被陆卿年知道一切,我跑不了,你也别想逃!"夏忆安威胁道。

"宝贝儿,跟你开个玩笑的,你那么生气做什么,顾子雯醒了就醒了,如果是之前我可能还会担心她醒过来,可是现在么,她醒过来也不打紧。"肖辰远冷笑道。

"你什么意思?"夏忆安错愕。

"意思就是,现在的顾子雯,她不敢把这件事说出来,除非她想坐牢。"肖辰远有些不屑地道。

"你怎么越说我越糊涂了,什么坐牢。什么事情?"

"这个你就别管了,你就把这句话原话告诉顾子雯,只要她敢把这件事对外说出去,那后一边便是她入狱的日子,这样一来,她可就清楚了。"

"装神弄鬼!"

"不是不想告诉你,实在是不太方便,你看看除了这件事,我还有什么事情能瞒着你?好了,现在顾子雯这边的事情基本上是没什么了。现在只要你好好抓牢陆卿年,顺利地成为他的妻子就行,不过你可别忘记了你当初答应我的事情,否则的话,那咱们的合作可能就谈不拢了。"

夏忆安不耐烦地道,"事情我不会忘,倒是你,能不能把事情做得利落点,我这心脏都被你弄得忽上忽下的。"

"呵,你被我弄的忽上忽下的只有心脏?"肖辰远话音一转,声线低沉,暗示意味十足。

"懒得跟你说,我挂了。"

"宝贝儿,咱们好久没见了,我都想你了,你什么时候过来找我?或者我过去找你啊?"

"还是别了,这两天陆卿年给我感觉怪怪的,我们还是先不要见面了,免得被他发现什么。"

听完电话,周亦白跟陆卿年沉默了一会。

周亦白深深地吁了口气,没有想到,顾子雯的事情真的是夏忆安让人做的,而且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让她死。

这个小女孩明明小时候长得精致又可爱,谁能想到,现在会蜕变成一只魔鬼。

如果不是知道一些消息,又听到这些话,他真的不敢相信她会变成这样的人。

相比较下来,陆卿年整个人就平静得多,直接道,"可惜,偷听的消息不能作为证据提交,不过已经明确知道敌方的人,也算是有收获吧。"

"小卿,你别太难过,这样的女人不值得。"周亦白怕陆卿年一时心头过不去,连忙宽慰道。

"爸,不至于的,我不会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既然她先对不起我。那我自然不会姑息她。"陆卿年平静地道。

周亦白点点头,"你能这么想当然最好了。"

想到刚刚二人的对话,陆卿年眉头微蹙,"爸,你刚注意听到肖辰远说的话没有,他说他有顾子雯的把柄,能让顾子雯不会再提起这件事。"

这里面有两个关键信息。

一个是,顾子雯之所以出车祸,就是夏忆安担心顾子雯把那天她在病房门外偷听到的事情宣扬开。

另一个则是,顾子雯有一个把柄被肖辰远知道。

"到底是什么样的把柄。能让雯雯闭嘴,而且还牵扯到坐牢?"周亦白摸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

陆卿年摇摇头,也表示不明白。

顾子雯这个人,性格极端,又被林筱雪宠坏了,做什么事情都不那么令人奇怪。

"那我们顺便从顾子雯身上查,看看她到底做了什么,肖辰远既然说也是最近查到的,那我们就倒着查起。应该能查出问题,我总有种预感,这个原因,可能跟我有关。"陆卿年敏锐地道。

能让顾子雯既不敢跟父母泄露,又大到能坐牢,并且还会将夏忆安的事情瞒下的秘密,只能是跟他有关。

"好,我会派人去查。"

"另外,爸,你可以去接触一下肖辰远的大哥了,既然肖辰远做这么多就是为了得到肖家的继承权,那肖城宇那边,没准会有肖辰远的把柄,就算没有,那肖城宇也一定比我们了解这个异母弟弟。"

"好。"周亦白点头,完全赞同自己儿子的话。

看着条理分明指点江山的儿子,周亦白从心里油然而生出一抹欣慰之感。


百度一下“前妻难追周少请自重江年周亦白88读书网”,https://www.baka.cc/qianqinanzhuizhoushaoqingzichongjiangnianzhouyibai/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收藏
换源
推荐
报错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目录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