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小说排行榜 小说分类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都市言情 军事历史 科幻灵异 最近更新 完结小说
88读书网 > 其他 > 情深不知所起江年周亦白 > 第342章 只要不再乱来

情深不知所起江年周亦白 第342章 只要不再乱来

作者:榴芒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8-08 08:55:47 来源:文学馆
      记住永久地址:88读书网,www.baka.cc,永远不迷路!

去医院的路上,陆卿年的脑中划过一个念头,却又有些不敢相信,如果他的念头是真的,那真是太可怕了。

到医院的时候,顾子雯还没从手术室出来。

林筱雪早已经哭成了泪人,这会正趴在江年的怀里。

顾北跟周亦白站在走廊上,神色凝重。

"爸,顾叔,雯雯情况怎么样?"陆卿年三步并作两步地上前。

顾北摇头,"情况不太好,那个人喝多了酒酒驾,雯雯也喝了不少,两辆车撞到一起,现在另一个人正在另一间手术室内。"

陆卿年一听,神色一禀。

双方都是酒驾,那责任都是互相的了。

众人在门口等了将近三个小时手术室的灯才熄灭。

林筱雪强撑着走近听情况,当听到医生说,"病人的情况不容乐观,双腿骨折,意识不清,只有一半的概率醒过来。就算醒过来也只能在轮椅上生活"的话之后,整个人受到的刺激太大,直接晕了过去。

又是一阵鸡飞狗跳之后,林筱雪悠悠地醒了过来,挣扎着从病床上坐起声,声音哽咽地道,"我要去看我女儿,雯雯怎么样了。"

几人到了重症监护室外面,就瞧见顾子雯躺在病床上,身上插了几十根管子,旁边的心电图时高时低,看的人心惊动魄。

"卿年,今天白天雯雯是不是找过你?她跟你说什么了?"周亦白突然问道。

"您怎么知道?"陆卿年问道。

"车上有雯雯的手机,你阿姨解锁之后看见你给她发过信息约她见面,还有她出事的时候,手机界面正好就是跟你聊天的微信界面。"周亦白沉声道。

陆卿年抿唇,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哪怕这次顾子雯受伤是因为意外跟酒驾,实际上跟他并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因为这一点,以及他前段时间一声不吭地将顾子悦送到兴水的缘故,顾叔跟林姨心里怕是埋怨上他了。

顾叔是男人,难受也都在心里,可林姨,就算是再大方,碰到两个女儿的事情,肯定也会钻牛角尖。

晚上,顾北跟林筱雪都坚持要守夜陪着顾子雯,江年便主动说要回去帮他们收拾换洗衣物,陆卿年送她去顾家。

车上,江年一言不发,陆卿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沉默开车。

突然,江年开口道。"小卿。"

"妈。"

江年踟蹰了一下,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

陆卿年却清楚她想要说什么。

顾子雯这次凶多吉少,如果出了什么意外,那顾家就只剩下顾子悦一个女儿,如今还在监狱里。

母亲是想要让他把顾子悦送回来,可又因为尊重他,没有提。

将衣物送到医院,陆卿年等人便先回去,打算第二天来替二人。

这一次换成了周亦白开车,江年跟陆卿年沉默地坐在后座上。

"小卿,你跟果果订婚的事情,先缓缓吧。"周亦白沉声开口,"雯雯现在的情况,如果醒过来,知道你订婚的消息,可能会受刺激。"

周亦白没说完的是,如果顾子雯这一次挺不过去,他们却在办喜事,不太好。

顾子雯喜欢陆卿年喜欢得众人皆知,现在订婚,根本就是在顾家人身上捅刀子。

陆卿年闻言点头。"好,我会跟果果说的。"

周亦白点点头,继续开车。

回到家之后,也没有过多寒暄,各自回了卧房。

陆卿年从浴室出来之后便听到了手机铃声响,是夏忆安打来的。

"卿年,我听说雯雯出车祸了,是真的吗?"夏忆安在电话那头紧张地道。

"嗯。"

"那,她现在情况怎么样?"夏忆安问的小心翼翼。

"还在重整监护室。"

"啊?那我去看她。"夏忆安急切地道。

"用不着,现在她还没有脱离危险,你去看了也没用,而且现在太晚了,等明天吧。"陆卿年道。

电话那头没有回应,反倒是渐渐响起啜泣的声音。

陆卿年只觉得格外烦躁,按捺住心思,无奈地道,"别哭了,伤眼睛。"

夏忆安啜泣着道,"一定是我说了什么让雯雯伤心的话她才会出事的,早知道我就应该忍一忍,你那么好那么优秀,有小姑娘喜欢你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我不应该吃醋说那些重话的。"

"跟你没关系,不用往自己身上揽。"陆卿年有些冷硬地道。

夏忆安又哭了会,陆卿年劝了两句没劝住,就听着夏忆安在那哭,脑子里面一直在放空,想着这一天发生的事情。

他一路顺风顺水,自负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难倒他,却没想到现在竟然会纠结成这样。

"卿年,卿年。"夏忆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嗯?"陆卿年回神,应道。

"你明天要去看雯雯吗?去的话过来接我,我们一起去吧"夏忆安道。

"好,那你早点休息,晚安。"陆卿年说完,疲惫地挂断了电话。

电话另一头,夏忆安唇角带笑,慢慢地擦去眼泪。

顾子雯的情况她已经问过,按照那样的撞法,她多半是活不了。

顾子雯,原本是不打算对付你的,可谁让你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呢,这可怪不得我。

第二天,陆卿年接上了夏忆安一起去了医院。

顾子雯的情况还是没有好转。依旧在重症监护室等待观察,说是伤到了头部,得等淤血散开,如果散不开就需要动开颅手术,右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动不了手术。

顾北跟林筱雪放下了手里的事情陪在医院,因为守了一夜又心里担心,脸色看上去特别不好。

江年跟周亦白来的时候,陆卿年刚好送夏忆安出去,没有遇上。

江年握住林筱雪的手,安慰道,"筱雪,别太担心,医生不是说了吗,雯雯的那块淤血不算大,过几天就散了,她很快就会醒过来的,没有什么比命重要的了。"

林筱雪笑得格外勉强,"我现在也没指望她能活蹦乱跳的,只要她能活下来,哪怕是个植物人,我都是愿意的。"

江年一听,眼眶当即红了,"筱雪,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当初我就应该多劝劝小卿的。"

"阿年,你在说什么话呢,这事怎么也怪不到你跟小卿的身上。"林筱雪拍了拍江年的手,"悦悦的事情,是她应该受到的惩罚,至于雯雯,信息我们也看到了,是雯雯一直在骚扰小卿,明知道小卿跟果果都要订婚了还不肯放弃,是我没有把女儿教好,养成了这样不管不顾的性子。"

两个母亲靠在一起哭了起来。

顾北心情沉闷,看着自己的妻子,又看看躺在监护室内昏迷不醒的女儿,深深地叹了口气。

周亦白坐在一旁什么话都没说,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太合适。

很快,陆卿年走了进来,看见林筱雪跟自己的母亲红肿的双眼,心里也压抑的不行。

心里隐约有了个打算。

"小卿,跟我出来一下。"周亦白叫上自己的儿子出去,两人去了楼道间。

"我昨天说的话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到了楼道间,周亦白直接问道。

陆卿年思索了一番,"我同意,先把订婚取消。"

周亦白闻言,笑了笑,"我以为同意的是把顾子悦弄回来。"

陆卿年听到顾子悦三个字,微微蹙眉,"这个事情不会更改,没什么好谈的。"

"你对夏忆安到底是什么态度,她以前做的那些事。你就全都不在意了?"周亦白知道自己不应该管自己儿子的时候,孩子已经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可想到那个事情,还是忍不住问了。

陆卿年一听,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她做的什么事情?"

周亦白被陆卿年这句话问的一懵,蹙眉看向他,不明白自己的儿子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想提那件事?

一时间,周亦白也不知道该不该说话了。

陆卿年看出父亲的犹豫。脑子里面突然有了个想法,问道,"果果孩子的事情,您是知道的?"

周亦白更是吃惊,"你这是怎么了?她的事情,我当然是知道的啊?就那天晚上,那份文件是我让人帮你取的,你也给我看过,我当然知道。"

陆卿年捂着头,"那晚的事情,我全都不记得了。"

周亦白更是惊讶。"怎么会这样?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夏忆安肚子里的孩子可能跟你没有血缘关系,这是我一开始就跟你说的,你也不记得了?"

陆卿年摇摇头。

周亦白又问了一些事情,发现除了与这件有关的事情,其他的陆卿年都是记得的。

"选择性失忆?"周亦白得出结论。

陆卿年这个时候倒不是在意自己失忆与否的时候,他关心的是,顾子雯说的是真的,那个录音也是真的,夏忆安怀的孩子真的不是他的,她真的背叛了他。

哪怕是失忆之后的陆卿年也依旧是那个果敢的陆卿年,既然确定这件事是事实,他自然不可能再跟夏忆安在一起。

"爸,这件事我完全没有印象了,所以我才会想要跟夏忆安订婚,既然这些事情都是真的,那婚事当然不会算数,那份文件你知道我是在哪里查的吗?"

"嗯,刚好就是这个医院,我现在去让人重新打印一份,你等着。"说着,周亦白将烟摁灭,随即打开楼道的门出去。

陆卿年则是靠在墙上,想了想,掏出了手机,拨了个号出去。

"我之前让你调查夏忆安的事情,再发一份给我。"陆卿年表情镇定,丝毫不像是失忆的样子。

他了解自己,知道自己在怀疑夏忆安的时候肯定会找人调查,而他有专门调查的线路,一问一个准。

果然,电话那头的人说马上整理好给他。

陆卿年现在确定,自己真的丢失了一部分记忆。

他使劲地开始回想,头开始疼了起来。他强忍出一点点地深入细想,脑子里面慢慢地闪现出一点点的记忆。

是那晚他跟夏忆安争吵的记忆,只有零星一点,却已经说明了太多的问题。

随后,他想起来,夏忆安来看过他,给了喝了碗鸡汤,突然,陆卿年脑子嗡地一声,眼前发黑,"咚"地一声。砸倒在地,彻底昏了过去。

周亦白将文件拿回来之后,一走进楼梯口,便瞧见了躺在地上昏死过去的陆卿年。

"小卿,小卿!"

很快,陆卿年被周亦白叫人来,抬到了急诊室。

医生们经过一番检查之后得出结论,脑压过大,这才产生段时间的昏厥,醒过来就没事了。

周亦白松了口气,也就没把这件事告诉江年,在旁边陪着陆卿年。

陆卿年是在一个小时之后清醒过来的,只觉得脑子发沉,身上都没有什么力气。

"小卿,你感觉怎么样了?身体有没有不舒服?"周亦白关切地问道。

"爸,我这是怎么了?"陆卿年坐起身来,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后脑。

"你刚刚在楼梯口晕过去了,还记得昏迷之前我跟你说的话吗?"周亦白问道。

陆卿年回想了下,点头,"我记得,那份文件呢?"

周亦白有些犹豫,"小卿。你就这么喜欢果果吗?如果这件事这么让你难受,那就算了吧,只要是你喜欢的,我跟你妈妈都不会反对的,以后没有孩子也没有关系的,只要夏忆安以后一心一意对你不要再乱来。"

陆卿年失笑,"爸,你胡思乱想什么呢,我不是因为舍不得才忘记这件事的,这件事,是人为。"

周亦白一听。面上一沉,"你确定吗?"

"嗯,昏迷之前,我想起来一些事情,就拿到那份文件之后我就跟夏忆安摊牌了,后面她又来医院找过我,然后我喝了一碗鸡汤,我怀疑那碗汤有问题。"

周亦白闻言,黑色的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那你有没有感觉你身体有其他不舒服。"

"暂时没有,我想可能是用了什么辅助催眠的手段,我先联系个心理医生看看,没准能想起来。"

周亦白抿唇想了下,"医生我去找,你最近离夏忆安远一点,既然她的心肠这么狠毒,你以后就离她远一点,暂时也不要打草惊蛇,免得她又弄出其他的事情来对付你或者你身边的人。"

陆卿年点头,伸手,"现在可以把文件给我了吧?"

接过文件,陆卿年看了一下。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爸,我觉得,可能雯雯的事情不是意外。"陆卿年沉声道。

"怎么说?"

"就在雯雯出事当天,我约过她,她给我听了一段录音,是那天医院里我跟夏忆安争吵的事情,那段记忆我完全不记得,之后夏忆安在我之后又找过雯雯,之后雯雯就出事了,如果我被催眠的事情是夏忆安做的,那么就很有可能。雯雯的事情跟她脱不开关系。"陆卿年条理分明地分析道。

周亦白点头,"是的,夏忆安虽然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可是她既然都能够背着你做出这样的事情,那其他的事情是她做的也不算是太难以相信,后面的事情我会派人调查,你先想办法恢复记忆再说。"

父子俩合计了一下,都决定这件事瞒着江年,没打算让她先知道。

陆卿年思考了一下,开口道,"爸,那顾子悦,我就暂时先不弄回来了。"

周亦白眉头蹙了蹙,点点头,"这样也好,现在最要紧的还是雯雯的病情,我已经联系了权威的脑外科医生,希望能够救回来,至于悦悦,现在呆在那边反而更安全。"

陆卿年离开的时候,带走了那份文件。

下午的时候,陆卿年接到了夏忆安的电话,电话里,夏忆安的声音与平常无恙,开口冲着陆卿年撒娇道,"卿年,我约了一个摄影师,准备给咱们俩拍婚纱照的,你要不要一起来看看?"

陆卿年抿唇道,"果果,我们的订婚取消吧。"

夏忆安那头发出"砰"地一声响,似乎是包包掉到地上了。

"卿年,为什么啊,是我哪里做错了吗?你可以跟我说啊,为什么要跟我取消订婚呢?是你不爱我了吗?"夏忆安那头立即委屈地道,隐约还能听到沙哑声。

陆卿年胸腔中涌出一股火,只觉得现在的夏忆安无比虚伪,明明做了那些事情,现在还能一本正经地说是他不爱。

可想到原本的计划,陆卿年按捺住心头的不满,开口道,"不是的,雯雯毕竟是因为我们的事情出的事,如果我们在这个节骨眼上订婚,那顾叔那里我也过意不去,等到雯雯好起来之后再说,好吗?"

夏忆安险些冲口而出。那如果顾子雯就这么死了呢!

好在最后的理智让她平静了下来,她理解地柔声道,"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们可以先延迟嘛,你说取消,真是吓死我了。"

"不是延迟,是取消,果果。"

"为什么非要取消?卿年,你老实告诉我,你说取消婚约不是因为顾子雯对不对?"夏忆安又开始声嘶力竭起来。

"果果,我问你。你爱的是我这个人,还是我背后的华远集团和整个周家?"陆卿年陡然道。

夏忆安心跳了一下,如果陆卿年这会在她身边,肯定能看到她有多慌乱。

"卿……卿年,你在说什么啊,我当然爱的是你,我从小就特别喜欢你啊。"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订不订婚,什么时候订婚又有什么要紧,只要你一直保持初心,我们迟早会有在一起的一天的。不是吗?"陆卿年意味深长地道。

夏忆安嘴角扯动了一下,干巴巴地道,"是,是啊,你说的对,那就先取消吧,等雯雯好起来再说。"

"嗯,摄影都取消了吧,你订的那些礼服,你喜欢就自己留着,挂在我的账上就好,我还有事,先去忙了。"陆卿年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夏忆安在那边脸色青白交错,十分难看。

怎么会变成这样。

明明一切都已经步入正轨了,怎么突然间陆卿年就会要取消婚约,难道是顾北那边给他施加了什么压力?

顾子雯,没想到你现在成了这样也要来阻挠我!

夏忆安这会有些心慌。

她怕顾子雯突然醒了过来,说出了她所知道的事情。


百度一下“情深不知所起江年周亦白88读书网”,https://www.baka.cc/qingshenbuzhisuoqijiangnianzhouyibai/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收藏
换源
推荐
报错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目录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